跨越学科研究“美”

这世上究竟有无人人追捧的美?

2017年,上海新加坡外籍人员子女学校(以下简称SSIS)七年级生Henry在开学的时候,领到了这样一个从未有过的研究课题。

在接下来的一年中,他和同学们带着这个课题,开启了各个学科的学习,且需要在学期快结束时,根据自己课堂所学和课外研究成果,就所选论题作一篇小论文。这一课程是IGCSE预科(七八年级)教师组一次跨学科教育的尝试。

这个对“世间有无普世认同之美”的追问,深究起来竟有让人意想不到的奇妙之处,也为孩子们打开了多维度探索空间:

从神圣几何学(Sacred Geometry)中,那些能够传递神圣智慧和平静心神的神秘符号之美,到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蒙娜丽莎的微笑;从印度阿帕塔尼(Apatani)部落的怪异美学,到似乎放之四海而皆准,然而现实中却几乎找不到的完美黄金比例……

在学术能力扎实、又具备探索热情的教师团队指导下,孩子们开始了充满个性的有趣研究,他们天马行空的创意和视角令老师们大吃一惊。

这个创新课程的发起者是数学部教学主任Brendan Porter。他来自新西兰,自幼酷爱数学,数学对他而言不仅仅是公式和函数,更是与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一种存在,是探索生活的奇妙视角。

SSIS旨在培养具有坚强意志和对人类充满关爱的终身学习者、德才兼备的世界公民,而Brendan本人就是典型的世界公民——他曾在新西兰执教12年,之后在韩国京畿道水原国际学校度过了4年美好时光,之后便来到中国,在SSIS教授7-12年级的数学。

创新课程背后的教育哲学  

整个创新课程计划共有四个阶段。目前课程已经进行到第三阶段:实施和监控实验性项目。第四阶段则需要让教职员工来评估第三阶段的成果(Hayes Jacobs,1991)。

从目前的成果来看,Tara和Brendan认为创新课程将会开启新一年的实践。

“我们想要21世纪的思考者。”

Brendan说,“教书并不是为了将课本教给孩子们,我们也使用课本,但是更希望启发孩子们思考。”

作为跨学科教育的实践者,他非常认同教育家Erickson在1998年提出的观点。

Erickson将以教育知识为主的课程模式称为二维内容驱动的课程模式,这种二维模式聚焦于事实和技能,目的是为了拓宽知识面、分析信息、记忆信息。

而跨学科教育则是三维课程模式,聚焦于概念、原则和归纳概括能力,要求学生用相关的事实和技能作为工具,来深刻理解学科的内容,最终是为了解决实际问题——生活中的大多数问题的确都是跨学科问题,尤其是跨时间、文化和地域的问题。

Brendan同时强调,这并不意味着知识和事实不重要,相反,它们是基础。

三维模式不仅对课程设计者有很高的要求,同时需要学生也具备相应的基础知识,之后才能共同聚焦于概念的深度理解和追问上。

笔者在SSIS亲历了一堂历史课,在该课程中,“是否有普世认可之美”的相关内容被历史老师巧妙地融入主干内容中。

首次实施跨学科创新课程,不乏各种挑战。”

挑战之一,就是在实时教学过程中,思路敏捷的学生常常会提出许多发散性的看似无关的问题,这对老师们的应变能力要求很高。

为了让孩子们更好地从中受益,各学科老师也会给项目组提出很多改进的建议,这也要求项目组根据实际情况对课程安排作出快速的调整和改变。

另一挑战则是如何能既保持课程议题的深度和广度,又不至于偏离主题、超出他们的能力。

在创新课程的探索中,孩子们的收获超出了老师们的预期。

在接受采访的过程中,Henry和他的同学们能就自己所做的研究侃侃而谈,逻辑清晰、表达流畅,这样的“软实力”显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练就的。

而跨学科创新课程也将从另一个层面继续滋养他们,帮助这些未来的世界公民构建起更广阔的思维空间。

SSIS’s innovative curricula project was chosen and featured as an in-depth cover story in Jingkids Magazine. Our team of teachers and students was also invited to present their project at JISE Forum on Innovative Curricula. 

相关故事